当前位置:7303刘伯温开奖6374 > 软件保护 >

《穿越前沿》连载 摸爬时代:软件保护曾不与国际接轨

  1992年在Unix大会上与当时的北京电子技术应用办公室主任陆首群、电子部计算机司司长扬天行、北大计算机教授杨芙清合影

  1991年得实公司出资100万美元与电子工业部合作,百余名专家历时两年精心编译的这套中文手册(共计49册)目前保存在北京图书馆、中科院等100余家国内软件学术单位。

  1992年3月12日,硅谷传来消息,具有10年历史的MIPS公司被同样具有10年历史的SGI公司收购。

  当年营业额为10亿美元的SGI公司同时宣布了第一个64位RISC工作站,使用1991年6月宣布的R4000为CPU,时钟仅为50MHZ,带有256MB内存和3.6GB硬盘。

  SGI从收购MIPS公司到1996年收购克雷公司,一直表现出技术超凡和孤傲,这倒与当年的DEC公司一脉相承。不过,1997年初SGI在支持NT的问题上松口,让人感到它有所改变。

  1992年3月27日美国SSA公司副总裁罗杰伟到北京。SSA是专门为AS/400提供应用软件的公司,随IBM到中国来的。

  1992年和计算机世界付总编李良玉在SSA(中国)釆访后

  SSA公司是当时少有的国外应用软件公司在中国注册的独资公司(3年后德国SAP公司在中国注册了独资公司)。不过后来SSA公司在中国发展一直不像想象的那么快,其原因很多,有SSA(中国)公司的内部原因,也有国外MRPⅡ产品在中国的适用问题,软件价格等问题。

  随后几年里,罗杰伟又来过北京若干次,最近的一次是在1998年11月25日,他是来宣布他投资的志杰科技集团北京办事处开业。由于我当时刚从美国Comdex回来很疲倦,加之当 晚加班,没有去参加他的庆典。这个当年只有36岁的罗杰伟,他酷爱中国文化的心一点也没有变。

  我也于1994年4月去过位于美国芝加哥市的SSA总部,这是我惟一访问过的国外应用软件公司。

  SSA公司给我的总体印象是,应用软件公司的规模花很长时间也难赶上硬件和操作系统平台公司。SSA当时做AS/400应用软件起家,到1993年才走向开放系统,不过SSA总部倒还很像样。

  有趣的是当时主演唐明皇的演员刘威也一起受到了邀请,我们在芝加哥湖边照相。顺便说一句,芝加哥是我所住过的美国21个城市中气候环境感觉最不好的城市。

  1992年上半年,Windows中文应用软件还很少,当时的计算机文字处理协会,就组织开发输入法接口协议。

  关于各种中文标准、接口协议,这么多年国家和有关组织没少抓,但是抓来抓去又怎么样?不是说不应该抓,而是市场太无情了,谁占市场主流谁就是标准的事实给了历史太多经验。只可惜当时谁也不知道这个道理。

  1992年5月1日,是个不平凡的日子,从这天起,中国开始正式受理软件著作权登记。

  记得当时许多外商对此不满意,他们对我说,这种登记方式与国外软件著作权保护方法不接轨。我对他们说,各国有各国的情况,不管怎么说中国软件保护迈开了第一步。同时我也意识到,从此中国软件会作为商品进入国内外市场。

  本文作者2018年5月2日加:不久,软件保护条例已变为生成即保护,已不需要登记。

  于是在1992年,我开始对中国软件发展、如何发展出口进行调查研究,我觉得我自己应该去趟深圳,因为当时IBM、DEC等大公司都在深圳开设了软件合资公司(或叫什么中心)。

  当时我一提出申请,报社就同意了,因为虽然我只是个普通记者,但无论是领导还是普通编辑郡知道我不会乱花钱,也不会为私事去,更不会偷懒。

  记得当时火车票很难买,卧铺更难买,我硬是一个人坐了36小时的硬座到了深圳。在深圳的一周时间里,我跑了太极DEC软件中心(与太极公司合作)、大龙、万国(IBM香港与深大、香港东亚银行合作)、华达、新欣、长城、大深等7个公司进行了采访。回京后写出了上万字的调查报告,分别发表在《中国电子报》和《计算机世界》(1992年5月13日~5月27日)。

  当时我认为,中国软件出口十分有希望,特别是大深、华达、新欣等公司每年出口软件已上百万美元,日本市场、新加坡市场已经逐渐打开。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,软件出口始终没像当初想象的那么火爆,相反,国内的应用软件,特别是桌面系统的应用软件市场几乎全部被中文应用软件占领,这个事实和经验值得思考。

  至于我怎么找到上述软件出口公司的,这对于我来说好像是一件很难的事儿,事实上是最容易不过了。我无意中发现了深圳软件协会这个单位,当时会长邓爱国是个热心肠,他把协会各单位名单交给我时,还为我注上了应该重点采访的单位。

  每到一处采访完毕,我就给另外一个单位打电话联系。还好,这些单位大都主动来车接我,我庆幸自己运气好。同时我还听到几次莫名其妙的询问和赞扬。

  他们总是问我应该付给我多少钱,我说记者采访不要钱时,他们就夸奖我一番,还有人说,现在像你这样纯洁的记者太少了。我想,这算什么纯洁?只不过我在正常地做本职工作罢了。

  这次去深圳我总共花销只有228元人民币。我的住宿没花钱,当时报社只给我每天报销15元钱的住宿费,我找不到15元一夜的招待所,只好住在朋友家。

  现在回忆起那些不可思议的事觉得很好玩,其实当时一点也不好玩,心里极不平衡。如果当初我为了一点不平衡就不干了,那干什么?玩呗、混呗,然而我一咬牙,克服了。

 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咬牙忍耐,事过两年后,我从《中国电子报》新任社长许金寿(他是帮助我事业成功的六个人之一)那里得到了一个准确的答案,那就是一个人的能力也包括忍耐,从此我经常用这句话安慰我的朋友和同事。

  90后华仔2018年5月2日加:一个人的能力包括忍耐,我更愿意分开理解:忍得住枯燥,耐得住性子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http://laurenolte.com/ruanjianbaohu/531.html
点击次数:??更新时间2019-07-03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交流 
客服咨询
【我们的专业】
【效果的保证】
【百度百科】
【因为有我】
【所以精彩】